HomeContact UsSerach
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集团产业 投资合作 在线服务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旅游新闻
| 地产新闻
| 酒店新闻
| 行业研讨
| 媒体转载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转载 > 新闻详情

十个黄金法则,打造一个受欢迎的特色小镇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2日 新闻来源:

这两年国内特色小镇项目如火如荼发展和建设,对于一个特色小镇是好还是差如何辨別呢?十个黄金法则,基本囊括了特色小镇存活和发展的基本点。符合这十条标准才是合格的小镇,然后再谈如何变得优良。营造特色小镇是个逐步的过程,需要持续的投入和经营。

一、自组织

好的特色小镇是由下而上生成的空间和产业组织,差的特色小镇往往是人为规划的,政府指定的,政府花大力气财政补贴,赶工期建设而成的。

浙江横店影视小镇,是一个当地村支部书记,把生产队并起来,逐步形成这个小镇。现在我国百分之六十的历史大片电视剧都在这里产生。每年还吸收几百万游客来参观,活力非常好,资产已达几百亿之巨。

它就是自组织的,从下而上自组织规划建设的典范。什么农民的利益、投资者的利益、影视剧作者的利益等,都通过“自组织”得到协同共赢的结果。

▲金华横店影视小镇

二、共生性

好的小镇是具有共生性的。它能补主城的缺陷,发挥“三修”的功能。

比如坐落在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玉皇山处在西湖风景名胜区内,这块地周边环境非常漂亮,但不能用于大规模建设,一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二是地下有南宋皇宫的遗存,著名的八卦田就在这附近。

改革开放后,农民在这里盖了很多房子,形成了一个生活陶瓷品市场,因经营不善逐渐成为城市“脏、乱、差”的地段。后来把市场取缔了,基本上就是一块废地。

一些有创意的结构,考虑到浙江的民营经济要进入资本市场,中间的跳板就是基金,引进了500个基金组织成立了基金小镇,现已有五千亿元的规模。

这个新兴的“基金小镇”对城市这个地段“三修”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现在的环境比起陶瓷市场好多了,基本没什么污染,而且形成优美协调的环境。仿古的建筑,低容积率办公区、错落有致的园林布局,能够与周边山水产生共生共存的作用。这就把城市破烂的边缘地带,修复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高级社区,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镇

三、多样化

这指的是小镇特色的种类要多。如建筑本地特色,产业唯一性特色,投资和管理特色等,小镇特色越多,就越能形成多样化的空间,多样化的产业模式,就会产生非常好的生态和经济效益,因为创业生态链形成了。而差的特色小镇是单一性的,产业模式又与城市趋同的,资源是相互冲突,类同的。

比如成都边缘的德源镇,原先是个单纯的地产开发区,空置房产很多。当地农民请能人将其转变为一个双创孵化器。先把市容进行改造,专门为年轻人建设创业孵化器,房子以低廉租金出租,创客的空间、风投机构、咖啡厅、茶馆、医院、学校等等配套设施都逐步引进。

农民的双创孵化器比政府做的还要强,农民们不会编制宏大的高大上的人为规划,只是紧盯创客的实际需要来持续“补短板”,结果“自组织”式形成了创客天堂。

▲成都德源镇

四、强联接

任何网络的(能量)价值都是与节点质量、数量及其相互间的连接强度成正比。特色小镇等于是一个好的城镇或产业网络节点,要和外界强联接,多种强联接会使它产生某种“反磁力”。

某个小镇某一个方面如果有强大的反磁力效应,这种效应是好的特色小镇吸引外部资源加盟的必要途径,否则就会因资源流失生存都很困难。

差的特色小镇,只有“弱磁力效应”,甚至没有“磁力”,这是因为缺乏与主城的强联接,或者是很糟糕的单一功能。像北京附近的“睡城”(sleeping town),虽然当地政府和农民从土地拍卖上赚了不少钱,但在产业方面与主城没有任何“反磁力”,那就会缺乏可持续发展能力。

比较成功的案例是成都附近的安仁镇,面积不大,却聚集着35座博物馆和27座老公馆,而且把当地的民间的染布、木艺、刺绣、酿酒等各种各样手工艺生产者聚集在一起,成为四川最大的文创基地。

▲成都安仁镇

五、产业集群

即企业相互之间高度细密的分工与合作关系,这种模式造成了集群,它是自组织体系的,集群反过来又会造就小镇的自组织特性。

江苏宜兴丁蜀镇,当地不少紫砂壶的工艺大师都在镇里开工作室,其他初级、中级的工艺师也都聚在镇里,共有紫砂专业合作社67个、紫砂企业400多家、紫砂家庭作坊12000多家。去年一年,实现产值78亿元,带动实现文化产业增加值14.5亿元,实现旅游总收入7亿多元。而且还成为不断产生紫砂壶制作大师的基地。

差的小镇是与别的城市和产业没有关联的,小而全、缺乏细密的分工与合作,形不成企业集群,这样的小镇产业、人口就会渐渐衰败。

▲宜兴丁蜀镇

六、开放性

好的小镇的产业是高度开放的,能够主动切入到全球的生产链中去,并且不断地向上游移动。

柳市镇原是温州的“边角料”,是一个政府产业投资等于零的穷镇,经过三十年的个体私企培养,现已成为低压电器的超级基地,全国低压电器的百分之八十产于这个基地,占全国此类产品出口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法国、德国的大企业都来这里合作办厂。

其中知名度最高的两个企业正泰和德力西,德力西集团10年前和法国全球最大的电器生厂商施耐德合资。正泰一心一意的搞电器,每年产值都达到500亿。

他们的生产基地就在柳市镇,使该镇成为中国电器之都。全国所有低压电器企业基本都由柳市企业家掌控了。因为柳市镇的生产厂家可以融到全球产业链去。那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如果其工业没有全球的开放性,就不可能在全球产业链中找到他的定位。

▲温州柳州镇

七、超规模效应

好的小镇完全超越了城镇规模效应。一次一群经济学家在讨论什么是城市人口最佳规模?中国的经济学家说,100万人口属最佳规模,德国的经济学家认为:德国百分之九十的城市都是20万人口以下,20万就是最佳规模。意大利经济学家则认为:4万人口的城镇就很有活力了,合理规模就是5万。为什么原因意见如此分歧呢?

如果某个城镇内的产业与主城是高度互补的,规模小就没问题;如小镇空间建筑结构是独一无二的,规模小点也没关系;如果小镇的服务功能是为主城市补缺的,规模再小点也有吸引力。

英国有个名叫海伊的小镇,原来只是一个冷落的旧城堡,后来发现与牛津、剑桥等名校不很远。将全国旧书商家吸引到此镇来,全英国的旧书都到这里来买,把仓库、旧屋都空出来装上书,就成了旧书小镇,周边大学师生和全国游客都到这儿来买书。

▲英国海伊镇

八、微循环

微循环小镇,不是按照广州大学城的模式,什么四联供、供暖、供冷都要集中式、大规模的大循环。

而是采用微循环的模式,任何“三废”都就地循环回用,这种节能减排的模式,对水污染的治理、对节能减排有很大的生态和经济效益。

这种基于特色小镇的微循环整套技术,本身就是“特色”,会造就此类小镇的经济活力。上海枫泾镇就是这种模式,整个都采用微循环的新模式,因而创建成功了新产业集群。

▲上海枫泾镇

九、自适应

好的小镇有投资者、技术、人才等方面的自主性,能独立面对风险,独立应对市场变化、独立解决新技术的颠覆性创新,这种“独立性”所激发的自适应能力,造就了佛山的北滘镇。

该镇已经形成总部经济区,共有五万名高端生产人员在这里生活工作,小镇具有很强大的内聚活力,能将多样化、有活力的企业汇聚在一起,在这里诞生、壮大。

现在世界上流行新的创新栖息地,工业文明时代企业总部常常汇集在CBD,现在新的一种模式叫“总部公园”(Businis Park),这个小镇就是这样一个新的总部汇集地。差的小镇就不具备产业发展的自适应性,从而引发资源产业枯竭,如同美国底特律式的衰落。

▲佛山北滘镇

十、协同

好的小镇会与周边其它小镇协同涌现活力,杭州阿里巴巴总部附近有若干个小镇都是自己冒出来的,其中一个云栖小镇,他是这样诞生的:阿里巴巴在美国成功上市以后从外面引入的资金高达220亿美金,阿里巴巴的团队有近千人左右成为千万富翁,其中有700多人要自主创业,自主创业就选择周边的小镇。

这些小镇将“未来的马云”聚在一起,就会产生协同活力,仅云栖小镇的软件产值就迅速的达到了几百亿。这些未来的小镇之间都是产业功能互补的,又形成了协同创新的小镇群,这个“群”就是高水平的“协同”效应平台。

这类例子在国外早已存在,如杭州的法国姐妹城市尼斯,是一个10万人口不到的旅游城市,风景非常优美,尼斯与周边的几个名镇形成协同的城市群,如著名娱乐城摩纳哥、电影城戛纳,鲜花小镇格拉斯有500年历史,法国所有的香精就产生在这里,索菲亚高科技园,就是个科技小镇,离这个尼斯、戛纳、摩纳哥都都只有半小时的路程。

世界上高科技企业都喜欢座落在幽静的宜人环境,以便吸引全球人才。这些小镇之间都是功能互补的,形成了城镇集群,产生了对高等资源吸引力的协同涌现现象。

▲杭州云栖小镇

结语:

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实施,为特色小镇发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城镇化转型升级,为特色小镇发展开辟了广阔空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特色小镇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转变城镇发展方式,加强城镇管理,推进城镇绿色发展,为特色小镇发展明确了路径。实施发展特色小镇战略,恰逢其时,是城镇化发展新阶段的有益创新,有广阔发展前景。

转自:一诺休闲农业规划

首页   |   友情链接   |   法律申明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2018 笔克集团 版本所有 粤ICP备16074622号
联系我们:4006-288-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