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Contact UsSerach
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集团产业 投资合作 在线服务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旅游新闻
| 地产新闻
| 酒店新闻
| 行业研讨
| 媒体转载
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新闻详情

左有“融资难”,右有“抽贷死”,拿什么来拯救民营企业?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6日 新闻来源:


“融资难”对中国的几乎每一个民营企业家来说都是真真切切的生死考验,迈过这一关后,又要考虑是否会被“抽贷死”。


一、从一个故事说起


“2014年,我所在的公司想要收购一家已经在细分领域排名前五的稻米深加工企业,虽然收购交易最终无果而终,但并不影响我们对该公司的判断:这是一家有潜力的公司,盈利能力很稳定,稻米深加工也是个非常值得深耕的产业链条。


但是,三年多以后,我却在媒体上看到了这家公司破产、创始人跑路的消息,自己的判断被打脸总会尴尬,但用心研究了这家公司的死因之后,却有点无奈----”


欺骗性抽贷:银行的业务人员先向公司表示已经同意续贷,要求公司先把贷款还了然后很快银行会批下来新的贷款。



在公司老板借了高利贷先偿还了贷款之后,之前承诺的续贷却没有然后了,原本预期用于救急的高利贷变成了长期贷款,公司的财务状况迅速恶化,因资金短缺而错过原材料采购季之后生产经营直接停摆,资金链彻底断裂。于是,一家原本大有可为的民营企业宣告死亡。


当然,这样的死亡方式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来说只是个常规操作,每一年都有不计其数的民营企业死于抽贷(常常都是欺骗性的),我所提及的企业绝非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即便是比它规模大得多的民营企业乃至于上市企业往往都因为抽贷而破产或陷入危机,我们已经听到了无数这样的例子,刚泰集团、盾安集团、沃特玛、山东魏桥、南山集团、晨曦集团、宝塔石化等。


尽管市场不相信眼泪,这些民营企业或多或少都有滥用金融杠杆的嫌疑,但是杠杆的滥用又是来自于银行的诱导和纵容,而银行的抽贷则是促使其发生危机突然降临的关键因素。


抽贷于企业就像挤兑于银行,是可以让健康本体无过错直接猝死的。如果没有抽贷,很多民营企业可以继续生存,就业可以保留,GDP可以创造。虽然2014年银监会曾经下文要求防范“一刀切”式的抽贷,但显然收效甚微。


换个角度来说,能够被“抽贷死”的民营企业已经是“福报很大”了,中国数以千万计的民营企业里,能够享受被抽贷待遇的民营企业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胜利者,更多的民营企业在从未得到过银行的大额贷款之前就已经黯然离场。


“融资难”对中国的几乎每一个民营企业家来说都不是个轻描淡写的困境,而是真真切切的生死考验,迈过这一关之后才有资格考虑是否会被“抽贷死”的问题。


那么,到底是谁在用“融资难”和“抽贷死”这样的手段杀死中国的民营企业?


二、谁是始作俑者?


中国的银行在民营企业成长的过程中首先是个高高在上看得见摸不着的神话,没有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根本不可能进入银行的视野。而当你经过多年奋斗,终于可以进入银行贷款的圈子之后,中国的银行们,如同他们全世界的同行一样,却总是在扮演“晴天借伞,雨天收伞”的角色,引导、鼓励你增加信贷、提高杠杆率的是他们,当你真正需要信贷支持的时候快速变脸抽贷的也是他们,前后反差之大,让很多民营企业家都悲愤莫名。


但客观来说,谁都想和气生财,银行并没有想杀死民营企业的主观故意。银行有着自己深刻的内生逻辑链条,“晴天借伞,雨天收伞”并不是为了针对民营企业。



为什么“融资难”?


大部分民营企业的实力都非常有限,规模小,经营不规范,平均寿命不超过三年,与实力雄厚而且有国家的隐形兜底的国有企业相比完全不能相提并论,银行家拿着老百姓的存款是不能真的去当慈善家的,无论怎样的创业理想也不可能对抗真真实实的信贷风险考量。同时,完成一百家民营小企业的信贷交易,其规模可能也比不过一家国企或者大型民营企业,任何一个理性的银行工作者,毫无疑问都会选择后者。


那些已经有规模的民营企业为什么被抽贷呢?


当企业的信贷环境相对宽松的时候,银行自然愿意鼓励企业多使用金融杠杆,因为那对银行来说意味着利润,同时更多的信贷本身也意味着企业有更强的偿还贷款的能力,这是个可以自我加强的循环。


而当企业的经营状况或者信贷环境出现了银行认为的不好的变化(是否真实并不重要,关键是银行是否相信)时,任何一家银行都会有快速抽贷的冲动,因为动作稍缓就有可能成为“the man left behind”。


所以,不管企业本身的真实状况如何,风声一起,“死道友不死贫道”就变成最正确的选择。


也正因此,我们会发现中国的银行的行为出现了很明显的趋同性:


如果一个企业得到了某家大银行的贷款,那么其他的银行也会迅速跟进给予授信;如果一家企业被任何一家银行减少授信、暂停合作或者抽贷,那么几乎其他所有的银行都会快速跟进作出同样或者类似的选择,所以每一家因为抽贷倒掉的民营企业背后都是一场丑陋的“跑得快”(事实上,即便是国企也并不能逃脱被抽贷的阴影,只不过近些年来发生得相对较少不为人注意罢了)。



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银行实在是太多了,目前中国总计有3家政策性银行、5家大型商业银行、1家邮政储蓄银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33家城市商业银行、5家民营银行、859家农村商业银行、71家农村合作银行、1373家农村信用社、1家中德住房储蓄银行、1311家村镇银行、48家农村资金互助社,总计3822家银行。


银行间的竞争同样是极为惨烈的,不抢着给优质客户授信意味着没利润,不抢着抽贷可能会导致巨额的不良,所以不管是放贷还是抽贷都呈现出类似于无头苍蝇一样的情况。


这一场面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我们这一代中国人都曾经在中学的政治课本上看到过类似的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描绘。是的,用标准的经济学术语来说,这样的现象意味着中国的银行业市场,失灵了。


中国的银行之间的竞争是无序的,而这一点,也正是“融资难”和“抽贷死”的真正原因所在。


三、如何破局?


斗胆畅想两个路径,预防或杜绝:


第一个选择是更市场化的手段,那就是继续大量增加银行的数量,从目前的三千多家增加到上万家甚至几万家,并且取消对银行坏账的隐形兜底,允许银行破产。


当银行数量足够大,大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占整体信贷规模的比重没有那么高的时候,更严酷的生存环境总会迫使部分银行采取差异化的策略,开始关注以往不在他们视野中的那些规模相对较小的民营企业。



更多的银行同时也意味着全行业的协同性抽贷会更难实现,会有更多的银行不愿意简单跟风,这样的话,或许“融资难”和“抽贷死”的问题都会得到很大的缓解。当然,这样的改变势必意味着会有很多银行真正倒闭,也会对中国的整体金融监管体制构成根本性的冲击,所以这个选择很大程度上来说是不太可能被优先考虑的。


第二个选择是加强调控,成立政府背景的融资担保平台以及银行间协调机构,以解决“融资难”和“抽贷死”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中小型民营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与中国的担保公司的集体异化有很大的关系,本应该成为中小企业融资的助力的担保公司在中国基本发展成了一个没有反担保就不做业务的“懒汉”行业。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应该成立一个覆盖全国的信用型融资担保公司,由国家财政出资,专门向中小型民营企业提供纯信用的融资担保。


任何一家可以出具由指定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的民营企业(如果财务规范性差到无法让相对正规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计的民营企业,也没有扶持的价值)均可以向该公司申请提供信用性的融资担保并支付担保费。


融资担保的审核标准应当相对宽松(只要有相应的收入和净利润即可以获得相应数额的融资担保),尤其是针对单笔300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


而当任何一个公司的总体授信规模已经超过1亿元(这个标准仅供讨论,主要的目的在于强化只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支持的本意)时,则不再继续向该企业提供融资担保。


这样一个机构可以大大强化银行对中小型民营企业的放贷意愿,也会从根本上避免针对中小企业的盲目抽贷,融资担保公司也可以通过收取担保费来维持自身的运转。同时,对单个企业的总体授信规模的限制也可以防范某些企业利用融资担保来滥用金融杠杆。


当然,毋庸讳言的是,这样的融资担保公司无疑肯定会遇到大量的不良贷款,但是,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对于国家来说是个具有高度的正外部性的举动,得到资金支持的中小企业带来的就业、税收和市场活力对于国家来说都必不可少,即便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也是值得的。并且,通过经验的累积、管理水平的提高,是有可能将不良率控制在一定的水平之内的,每年收取的担保费也很大程度上可以对冲不良带来的影响。


同时,针对规模相对较大的民营企业,则由监管机关成立一个银行间的协调机构,任何一个企业面临被抽贷的困境时,均可以向该协调机构申诉。


申诉期间银行暂停抽贷,由该协调机构来审核银行抽贷的合理性,若裁定银行抽贷不合理的,则银行不得抽贷,若裁定抽贷合理的则正常抽贷。


尽管可能也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但这样的协调机构的存在应该会在很大程度上减少银行的盲目抽贷行为。(实际上很多地方政府已经在当地大型企业出现债务危机时不得不临时扮演这样的角色)这一方面是在缓解民营企业可能的“抽贷死”危机,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少因为银行的无序竞争带来的不良贷款的数量。



成立两个新的机构并不轻松容易,一篇几千字的文章难以对其进行特别完整的论述,也充分理解对于政府而言成立两个全新的系统的难度会有多大(某种程度上说,人行在各地的分支机构目前所起的作用非常有限,与其完全裁撤不如将其改造为融担和银行协调机构)。但我依然认为,成立这样两个机构的意义可能是十分巨大的,对于改善中国的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境可能会起到根本性的作用。


四、结语


民营企业对于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解决中国民营企业的“融资难”、“抽贷死”的问题,对于改善中国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具有关键性的意义。不管是否采纳本文的建议,都需要注意到,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行政性文件可以解决的,需要的是全新的制度设计,而这一点,可能需要政府和社会都付出更多的努力。


来源:劝业讲席所  郭瑰琦



相关链接


1、第四届中国(四川)文旅资源对接大会圆满举行,助力西南文旅产业!

2、圆满结束 | 四个字总结:“我爱海南”!请看第四届中国(海南)文旅资源对接大会精彩回放~

3、大会落幕 | “观点大分享+资源大对接”助推文旅产业融合发展

4、“2017文旅投融资对接大会暨资源交易会”——百家齐放,项目纷呈!

5、第三届(中国·深圳)文旅产业资源对接大会隆重开幕!



戳“”,一起来参加大会吧
首页   |   友情链接   |   法律申明    |   联系我们    |   后台管理    ©2019 笔克集团 版本所有 粤ICP备16074622号
联系我们:0755-33363199